搜索:

建水 从一块豆腐开始wap

其实想把制作小豆腐的整个流程都看全和做豆腐一样辛苦,曾家做豆腐的时间是早上4 点半开始的,煮豆、点豆腐、出渣、包豆腐、上架,一个个环节下来持续到午后才渐渐收工,游人没几个起得早的,不会凌晨跑这里来看点豆腐,所以多数也都是看到了包豆腐和已经在架子上摆着发酵的豆腐。曾家在当地算是豆腐大户,古城里摊位上的,西门外铺子里的,红河州内府县街头的,更远甚至到了省城里的炭火架子上都有曾家小豆腐的身影。王丽祝说,她家每天有一两万块小豆腐从这里被收豆腐的贩子买走集散到省内各地。这一两万块小豆腐其实不过出自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几个妇人之手。

  来这里帮工做豆腐的是同村的几个妇人,有老有少,她们动作麻利,一只手将纱布摊平,一只手捞出散豆腐,豆腐中的水从纱布缝隙中被挤出,然后码放在木头托盘上。如此往复,一个人手里十几块纱布一天便可包出2000 多块小豆腐。做好的豆腐被整齐地码放在通风的地方,这也是一个发酵的过程,当豆腐微微散发出酸味儿的时候,买主依次上门来取。小豆腐在此之后不会有特别要求的保质期,有些食客反而喜欢放得久了,略带些臭味的小豆腐,觉得那烤起来更筋道,吃起来更有风味。我在许多烤豆腐的摊位上都见到过特地放久的,口感吃起来有些像是略带酸臭味的芝士。

  一块豆腐的批发价格是1 角钱,给帮工的薪酬是包一块1.5分,小豆腐在古城里的摊位上售价统一为3 角钱一个,运到外面就涨到了4 角钱一个。还有一种小豆腐是用机器制作的,很容易分辨,机制的豆腐四周棱角分明,不像手工的那般圆润,吃起来口感上也不如手工包出来的柔和,当地人是不喜欢这种机器加工的小豆腐的。古城内烤卖豆腐的摊位占尽了地利,尤其在客栈宾馆较为集中的区域,一些豆腐摊主会在游客吃豆腐的时候偷偷算花账,为了证实这个,我特意光顾了两处摊位,发现他们都会在结账时多算上十几个,其中一家甚至多算出几十个豆腐的黑账出来。游客吃时不会麻烦地自己计算个数,真是被算多了十几二十个往往因为钱数较少也不予计较。还是陈家妹子的WIFI 计数法更让人觉得公平,最起码一场豆腐吃下来,看看那图案也就明了了。

  古城内的牌匾上写着“建水古城位于昆明之南,古称步头,亦名巴甸。南诏政权于唐元和年间(810 年前后)在此筑惠历城,属通海都督。明代仍称建水州,改路为府,临安府治移至建水,清乾隆年间改建水州为建水县。民国元年改建水县为临安县,次年复称建水县……”古城历经12 个世纪的建设,至今保存有50 多座古建筑,被誉为“古建筑博物馆”和“民居博物馆”。城里有保存完好规模宏大的号称云南第一的文庙,以及朝阳楼(东门)、双龙桥、指林寺、朱家花园等一大批极有特色的古建筑。

  古城虽好,可惜门票费用高昂,每一处都有官家设立的收费处单独收费,粗粗算下来在走路十几分钟即可横穿的古城里,收费的门槛不下十处,少则三五十元,多则近百元,两三个朋友真要全都转下来近千元的花费是少不了的。

  只好站在那些要么看上去破旧不堪,要么看上去水泥重塑的“古董”面前忘而兴叹。

  陈家妹子见我们再次光临她家的豆腐摊时很是高兴,她特意为我们烤了另两种完全不同的豆腐,“包浆豆腐”和“干浆豆腐”,包浆豆腐像是一块白色的果冻,一层豆腐皮包裹着如豆腐脑般的汁液,在铁架上受热气的烘托楚楚动人,吃进嘴里也完全不是豆腐的口感,倒像是剥开的荔枝果肉。干浆豆腐最为奇特,指甲盖大小的豆腐干放在火上,半分钟的工夫膨胀得像是一个面包,当离开炭火进入嘴中时,在唾液和冷空气的作用下缓慢的收缩,棉花糖一样的消失在味蕾上。陈家妹子很得意,她说,电视台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建水豆腐的花样有这么多,他们小看了建水豆腐。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作人所有,如您不希望被转载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

发布时间:2014-01-02 09:48:52
尚趣搭配秀